产业观察
专家视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专家视点

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光伏发电将成我国电网主要能源

发布时间:2017-09-18 14:09:36

 

2017年8月24日,第十二届亚洲光伏创新技术展览会暨中国首届分布式与用户用光伏品牌加盟展览会在上海召开。安徽省新能源协会会长、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仁贤出席会议并致辞,他表示,可再生资源在不久的将来,将成为我们电网主要的能源,特别是光伏发电。


 

以下为曹仁贤发言文字实录:

非常感谢会务组安排这么一个题目跟大家做交流。我报告的题目是“光伏发电与储能的深度融合及展望”。

分为几个部分,一个是现状,第二个是高渗透比的方法,第三个跟能源的深度结合。这里一张图上,我国2050高比例可再生资源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我们2030年争取可再生资源电力达到57%,2050要控制化石能源总量10亿吨,可再生资源消费比例达到60%以上,我认为这个比例还是偏低了一点。我们每次的规划都是保守的,所以我认为应该能提前实现100%可再生资源的目标。由于太阳能风能是自然能源,所以必然会带来能源的波动和随机性,这也正成为了我们的众矢之的。有没有这样的解决方案呢?当然是有的。首先排序,把清洁能源发电和化石能源的发电进行排序。大家知道,我们国家出台的《可再生资源法》是有这一条的,清洁能源优先发电,但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我们甚至还有一个《节能调度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了在有阳光、有风力的时候应该让这些能源先发电,因为这是自然能源,等一会儿它就没有了,当然这个执行得不好,我们也在找其它的路径。现在电源结构本身不合理,西部清洁能源发展最大的阻碍,我们可以看这张图,其他国家煤炭比例都是比较低的。我最近看了美国,美国在特朗普这么强烈支持化石能源的背景下,他的煤炭还是下降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是大势所趋。安徽的金寨县,是一个100%清洁能源的全国首个县。这两天青海实现了100%清洁能源供电。实际上,我们在安徽的金寨早已实现,总书记也去看了金寨的示范。

那么这个渗透率再往上提高怎么办?我们要拿出一些解决的方案来,我们在发电侧是不是可以做点工作?发电和负荷本身不匹配,中午的时候发的电最多,可能我们用电的高峰都在晚上,所以它的离散非常大,匹配性很差。随着负荷不断的增长,峰谷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突出了。如果我们要解决这样的矛盾,在这次会议上我在想,没有什么新观点,就提出光储深度融合的概念。

我们看大型的光伏电站也好,中小型的光伏电站也好,储能在这个环节里面能起什么作用呢?一个是大型发电我们可以搬移这个能量,如果在微电网里面,本身储能就可以作为一个供电的环节。我们还可以在电力调压调频,以及需求侧的反映上做一些工作。也就是说从发电侧到电网这一侧,再到用户这一侧,在三个环节中,储能都可以跟电力结合起来。大型光伏发电站,我们看右边这张图,实际上可以调节它的能力,同时提高稳定性,减少备用电源的建设,我们不需要为峰值去做。这张图,如果说中午的能量搬到下午或者晚上或者搬到早上去都可以,这是大型储能的示范项目。
我看了荷兰、德国中午的时候,太阳能发电甚至和风力发电有的时候是负的电价。很多人问,负的电价?这是用市场做一些调节。这两天我发了一篇文章,储能现阶段到底是否需要?我理解我们业内很多人士,觉得现在装储能,加重了发电企业的负担,这个也没有错,但这不是我们可再生资源行业的人仅仅关心的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提供稳定的能源,需要提供可靠可控的能力,如果这个能源是可控的,那么你一定要通过储能来实现。最近我提出一个平滑率的概念,可再生资源的平滑率,也就是24小时平滑供电的能力与你峰值供电的能力,可以算你的平滑,假如你24小时平滑功能能力定义系数是1,假如今后大家都在投资,对于平滑电能质量,对于稳定提供电能的质量和提供粗糙电能的电站,应该给予的电价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们现在电网有考核机制的,只不过这个考核机制没有落实到清洁能源上面来。我们2020到2030年之前,清洁能源要从现在辅助的能源逐步转向主要的能源,如果成为一个主要能源的时候,还是只有白天发,白天平均发三四个小时,那怎么可能支撑整个电网。刚才说了青海清洁能源为全省供电,因为青海的负荷比较小,清洁能源发展比例比较高,实现了100%的清洁能源。这两天美国日全食,加州如临大敌,我特别问了美国的朋友,没有发生很大的问题,尽管在两个小时之内,甚至在几分钟之内的话,跟晚上是一样的天气,通过电力市场的平衡,通过储能,加州装了很多的储能,基本上克服了这个问题。

储能除了在发电侧以外,当然可以在负荷这一侧作为应急的提高可靠性的,可以作为电网支撑的,可以作为多样化的手段,提高消纳的能力。我们看了一下右边这张图,如果装一些储能装置,消纳能力可以大幅度的得到提高。青海省本来出台了一个政策很好,要求强制在光电、风电厂里装10%的储能,但由于受到了质疑,这个文件缩回去了,最终没有拿出来。

那么对于家庭储能,在德国、澳大利亚,每个家庭都在安装这样的装置,这个装置基本上都是五到十度电,让每个家庭的能源都能独立。也有一些小工商业主,前提当然是消费的电价是高于中国的电价,一般都在2块多钱一度电。

未来光伏和储能深度结合,除了光伏发电本身的这些技术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以外,我们的目标发电量提升到30%到40%,2020年实现度电成本4毛钱左右。在发电的时候,我们大功能的迭代和组合,完全可以做到逆变单元、储能单元达到几十个兆瓦,损耗进一步降低,通过多电频的变换技术,成本可以不断的降低。2016年1瓦时在2块多钱,很快五年以后,基本上可以达到1块钱以下,1块钱对应储能的循环,一度电也就是4毛左右,所以储能是一个可以消费的产品。另外一个储能可以快速的响应电力的需求,所以储能装置假如在天然气、火电当中调节速度非常快,可以为那些装置降低成本,实现快速响应。当然,通过需求侧的相应,通过微电网,通过智能的交易平台,也可以削弱一部分储能的需求。

未来能源系统一定是物理与信息电网的融合,可再生资源在不久的将来,将成为我们电网主要的能源,特别是光伏发电,这两年光伏发电完全超过了风电,今年上半年风电的装机只有几百万千万,听说是700万千瓦,也就是7个GW,我们的光伏发电是二三十个GW。

我的报告就到此,谢谢大家。